<sub id="hjhjn"><listing id="hjhjn"></listing></sub><noframes id="hjhjn"><form id="hjhjn"><th id="hjhjn"></th></form>

<noframes id="hjhjn">

<address id="hjhjn"><address id="hjhjn"></address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hjhjn">
<address id="hjhjn"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hjhjn"><address id="hjhjn"><th id="hjhjn"></th></address>
  • 網上藥店
  • 營銷熱線:0551-65350399
  • /EN
  • 預計2029年,院外市場規模將超院內市場,創新藥將達8000億
    發布時間:2021-08-13 11:33     閱讀次數:0

        在2021米思會上,標點總裁/米內網總經理、首席研究員張步泳的一席話引發行業人士的熱議,也或許是,令人感到些許錯愕。

        他在《2021年醫藥終端格局和工業百強結構變化》這一報告解讀中指出,“預計2029年,院外市場規模將超過院內市場,創新藥將達8000億元”,中國的醫藥市場依舊在進行著深刻的結構變化。

    1.jpg

    標點總裁/米內網總經理、首席研究員張步泳


        “其實,早在2009年,我們提出了‘未來中國醫藥將迎來黃金十年’,當時很多人不以為意。然而當我們站在當下回望過去十年,中國醫藥產業確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最大的變化在于,政策的鼓勵引發風起云涌的創新浪潮,為我們帶來了‘希望’——從‘第二大醫藥大國’到‘第二大醫藥強國’的希望?!?/span>

        而如今,針對“未來十年,院外市場規模將超過院內市場”這一預測,張步泳表示,該預判同樣基于數據的支撐,“這一結論或許令人吃驚,但幾年之后大家便不會這么覺得?!?/span>

        院外VS院內:“反直覺”的數據

        實際上,在2020年的藥品銷售數據中,院外市場與院內市場的銷售額差距并沒有想象中那么懸殊。在進行數據預測之前,首先來厘定“院外市場”與“院內市場”的具體所指。

        院內市場主要指中國公立醫療機構,包括:城市公立醫院市場、縣級公立醫院市場、城市社區市場和鄉鎮衛生院市場。這是醫保資金主要注入的市場,也是控費博弈的主戰場。

        而院外市場,則包括廣闊的線上線下零售藥店與民營機構(含民營醫院、私人診所和由村醫承包的絕大部分村衛生室等)。

        根據米內網數據庫,按平均零售價計,2019年院內市場(中國公立醫療機構)達到13000億元左右的終端規模,其中大致包含1000億創新藥、8000億仿制藥、3000億中藥及其他藥品的銷售額。同時,院外市場(線上線下零售藥店與民營機構)中,零售藥店(藥品和非藥品)規模已達6000多億元,其中線上藥店1000多億元,線下大中型連鎖藥店2000多億元,線下單體藥店和小型連鎖店3000多億元。另外民營機構以點多面廣、分散化的特點,預計已超過3000億元規模。

        “到2029年,院內市場在‘三醫聯動’系列政策影響下,預計將以每年2-3%的復合增長率增長至約16000億元,其中創新藥占8000億元,仿制藥占4000億元,中藥和其他占4000億元;與此相對,院外市場中,線上與線下零售藥店規模將達到11500億(年復合增長率為4-6%),民營醫院、私人診所、村衛生室等規模將達到4500億(年復合增長率為3-5%)——屆時院外市場將以16000億的總體量,打平甚至超過院內市場?!?/span>

    2.jpg

        調結構、騰空間、保銜接

        未來幾年,基于基本國情、基于“集中力量干大事”、“好鋼用在刀刃上”的戰略目的,“醫??刭M”依舊是政策的必然。以帶量采購讓價格虛高的化學仿制藥降價,將資金空間騰出來,留給通過談判進入醫保的創新藥,在不斷的“擠水”與“放量”之間,實現藥品支付結構優化與調整——這種自上而下的結構調整,是基于政策導向、基于企業發展、基于市場升級成長、基于臨床需求,必將帶來深刻的產業變革,推動中國從“第二大醫藥大國”到“第二大醫藥強國”的升級轉型。

        于是,“騰籠換鳥”一詞,概括了2018年底以來藥政領域的最大熱點。

        那么問題來了,集采之后,四五千家傳統藥企怎么辦?很顯然,“帶量采購‘倒逼’企業搞創新藥”這一論點在整個2019年都相當流行,但到了2021年,再次放眼望去,創新藥的世界已經一片紅海,每個熱門領域、每個醒目的靶點里,都扎堆擠滿了不下兩位數的藥企,源頭創新、差異化競爭則是難上加難。

    3.jpg

        所以說,在集采政策出臺的節點匆忙轉型創新藥,已然是成功率極低的投機。雖然現實很殘酷,但真正的“機會果實”,早已被有準備的企業摘走——在黎明尚不為人知的深夜,頂著資金的壓力與同行的冷眼,毅然決然地摘走。比如二十年前開始堅定研發道路的恒瑞,以及二十年前就致力于做中國創新藥的和黃醫藥等創新企業。

        “實際上,十年前就有藥政專家提出,未來藥企要整合到兩千家,但這么多年來都無法實現,主要是由于中國市場龐大、層次復雜。一家藥企只要拿下一個省甚至一個市,已然足以支撐它活下來?!钡?,隨著集采的進一步深入與擴大,未來已來,留給四五千家傳統企業的路一定不好走,企業需要深挖和鞏固屬于自己的“護城河”。

        另外,針對行業關注的生物藥集采問題,張步泳談到,考慮到生物類似藥市場缺口較大,且研發投入大、生產工藝困難,故對生物類似藥的集采政策會慎之又慎。實際上,目前達到“三家以上上市銷售”的生物類似藥只有阿達木單抗、貝伐珠單抗和利妥昔單抗,且生產成本高,產能有限。在生物類似藥有多款產品可供集采,且生產與供應真正成熟之前,實行生物類似藥集采的可能性還不太大。

        “騰出的空間”必然給到創新藥

        在“調結構、騰空間、保銜接”的大勢之中,未來十年內,創新藥將“吃掉”仿制藥騰出來的空間,以20%-30%的年平均增長速度占據院內市場的“半邊天”。

        對于這項預測,張步泳解讀道:在美國,醫藥費用約80%是用在創新藥上的,在歐洲這一比例為70%,在日本則為60%左右?;诎l展中國家的國情,中國的創新藥占藥品總費用的比例必將從現在的不到10%持續升高。雖然到2029年創新藥占藥品總費用的比例超過60%的可能性很低,但是創新藥可能會以8000億元的總銷售額占據院內市場約一半的比例。

        要達到這樣的銷售水平,創新藥的銷售額需要以20%-30%的年平均增長速度快速增長。雖然未必對于每個Biotech藥企都是一視同仁的好時光,但對于頭部的、已經有產品上市、或擁有新穎機制的藥物進入注冊期臨床的企業來說,則是毫無疑問的利好期。

        米內網數據顯示,在2015-2020年間,替尼類藥物(蛋白激酶抑制劑)在院內市場(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)的銷售數據,從2015年的62.6億增長至2020年的262.6億,年復合增長率(CAGR)超過33%。同一時期,單克隆抗體類藥物從2015年的56.1億增長至2020年的250.6億,年復合增長率約為35%。

    4.jpg

    5.jpg

        這兩組數據,在受疫情與政策雙重沖擊,無論藥品銷售總額還是公立醫療機構用藥都明顯下滑的2020年,彰顯出作為創新藥兩大名片的“替尼”與“單抗”逆勢增長的強大潛力,也預示其在未來幾年廣闊的市場空間。

        然而,8000億這一預測數據并不能讓創新藥企業高枕無憂,相反,其面臨的競爭會更加激烈。根據米內網數據,生物制藥TOP20企業2020年收入658億元,占該行業所有企業比重的24%——這一集中度雖然與化藥、中藥類企業在數值上相似,但考慮到行業還很“年輕”,未來集中度還將不可避免地進一步提升,故這一比例對于未進入“頭部”集團的其他企業來說,并不樂觀。

        可以說,未來8000億的創新藥市場與Biotech公司“一片血?!辈⒉幻?。未來,鼓勵創新政策還將會延續,競爭和變化則構成不變的“確定性”,每一家創新藥企都需要在不斷整合與調整管線中走出自己的路。

    ? 2020 合肥立方制藥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皖ICP備07500670號-2
   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:(皖)-非經營性-2015-0028
    免费乱理伦片在线观看2017
    <sub id="hjhjn"><listing id="hjhjn"></listing></sub><noframes id="hjhjn"><form id="hjhjn"><th id="hjhjn"></th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hjhjn">

    <address id="hjhjn"><address id="hjhjn"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hjhjn">
    <address id="hjhjn"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hjhjn"><address id="hjhjn"><th id="hjhjn"></th></address>